忆童年(一)

脑海中时常浮现小时候的生活片段,很短的一个小片段,不停的在回忆里打转。是回忆,也是留恋,回不去的留恋。我想,此时的心情是愉悦的,轻松自在。那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光。

我家和外婆家仅一村之隔,不过二三里的路程,我来回走了很多遍。没有自行车,当然我们那个年龄也不会骑自行车。不像现在的小孩子很小就会骑自行车了。只有童年的脚步走过去再走回来。

一条路一直往北,路是黄土泥路,偶尔会有一辆摩托车过去,尘土飞扬,很少有小汽车,不用担心安全问题。紧靠着路边走。没有手表,没有手机,也没有时间的概念。想起来的时候,跟大人说一声就迈开脚步走过去。那时候年龄还很小,五六岁或者七八岁的样子,还没上小学。那是一个自由的孩童,没有羁绊,也没有过多的担忧。不必走的很快,因为时间很长。

文字粗笨,描写不出当时的样子。就像一张泛黄模糊的照片,里面藏着时光的影子。

那条路是条主干道,当时的主干道也只相当于现在的门前小径。大概只容一车通过。我们称之为“大路”。路的两侧栽着杨树,不甚粗大。两边都是麦田。麦田的边上偶尔能看到破旧的水渠。再往远处看,是突起的小山子,长满了松树和其他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树。

大路与麦田之间隔着一道沟壑。以为挖出了这道沟壑才有了这个大路。下雨的时候,沟里面会有些水,但是大多时候长满了杂草。其中有毛毛草。春天毛毛草刚长出来的时候,是可以揪下来吃的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会看到那个熟悉的分叉路。以看到它我就知道要从那儿向东转弯,进去一条羊肠小道,上面长满了紧紧趴在地上的杂草。两侧依然是两道沟壑,长满了可以吃的毛毛草。

走过这条小道就到外婆家了。外婆看到我了,她一眼能看出来我是自己来的。当时很纳闷,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呢?后来有一次她说:“自己来的哟!嘴唇是干的,一路上没有跟别人说话。”我才明白她是从我的嘴唇看出来的。

在外婆家呆一天或者两天,也许好几天,再沿着来时的路走回去。

就这样,来来回回,不厌其烦,走了很多遍。直到现在依然记得,那是我最熟悉的路,也是我最亲的路。我喜欢在那里走来走去,一个人玩耍。

作者:James

生命苦短,学海无涯。向伟大领袖学习,“自信人生二百年,会当水击三千里”。永远保持一颗热忱的心。

发表评论